manbetx体育官网 > manbetx网页版手机登录 >

厚德 包容 创新 图强

  城市精神是城市的灵魂,是一个城市或地区软实力的体现。在城市精神中,既包含着这一城市或地区经过长期历史积淀所传承下来的文化传统,也凝结着这一城市或地区的人民经由生活实践所形成的人文素质。所以,总结和提炼一个城市或地区的精神,并让广大民众在认同这一精神的基础上形成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文化动力,是我们今天从科学发展观的指导思想出发建设和谐社会、幸福社会的重要工作。

  德州市委、市政府从建设区域经济文化高地和幸福德州的战略高度,推动了对德州精神的总结和提炼工作,这是当前进一步加强德州文化建设和提升软实力的一件大事。如今,经过4个多月的酝酿、锤炼,在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经过专家讨论和群众投票,德州精神的表述语已经确定,这就是“厚德、包容、创新、图强”。这一表述语凝聚了广大德州人以及关心德州的海内外人士的智慧,是对德州人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生活实践、人文素质、价值追求、人生信念的高度概括与提炼。

  我们认为,这一表述语既植根于德州作为一个古老城市的长期历史文化传承,又立足于建设现代化德州的生活现实,更着眼于实现未来幸福德州理想的美好前景,是历史传统与时代精神的有机结合与完美体现,完全符合植根历史、尊重现实、引领未来、独树一帜、突出特色、彰显个性的原则。为了能够使广大群众更好地了解与领会德州精神这一表述语的内容,本文力图从文化涵义的角度对这一表述语作一阐释。当然,本文只是我们个人的一得之见,是否准确、合理、得当,请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赐教。

  作为对一个城市或地区精神的提炼,表述语既要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又要具有相互协调的有机性,也就是说,它既要能够涵盖这一城市或地区的历史文化传统,又要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实践相结合,具有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的事实支撑。在语义上,它们应具有相互协调的逻辑关系与内容关联;在实际上,则能够让人们从切身生活中产生感同身受的领略与认同。同时,在对这一城市或地区历史文化传统与现实生活实践提炼的基础上,还要尽可能彰显这一城市或地区的文化特色与个性。综合这些因素,我们认为“厚德、包容、创新、图强”正是这样一个有机的整体。

  从专家讨论与群众意见来看,大家对“厚德、包容、创新、图强”这八个字的涵义基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厚德是品质,就是人文厚重、崇尚公德、重情尚义,体现德州人因“德”而兴、以“德”文化营造精神家园、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景;包容是胸襟,就是容载万物、宽厚大度、谦恭善良,体现德州人吸纳齐鲁燕赵文化之韵、汇集黄河运河文化之神、海纳百川放眼世界的博大胸怀;创新是动力,就是思想解放、革故鼎新、敢为人先,体现德州人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发展转型升级的精神风貌;图强是志向,就是积极进取、矢志不渝、奋发有为,体现德州人锁定目标不动摇、抓住机遇不放松、坚持发展不停步的豪迈气概。

  就语义上的逻辑关系而言,“厚德”不仅是在“德”字上与我们“德州”的名称息息相关,更是对德州精神植根于古老、深厚的民族文化传统的高度提炼,应该说这是德州精神的文化之根、灵魂之源;“包容”是对德州人经由长期历史文化传承所形成的人文素质、地区个性的高度提炼,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德州人的文化特色与群体性格,形成了德州人从历史到现实的文化环境与生活氛围,也是“厚德”之根在地域文化性格上的体现;“创新”既有历史文化的意义,更有现实生活的意义,历史上德州人有自己的创新传统,现实中更需要以创新精神作为动力,加快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发展步伐;“图强”寄托了德州人祖祖辈辈的希冀与愿望,既是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的精神体现,也是我们力图走向更好生活、更高文明程度社会的建设需要。同时,这八字表述语以“厚德”为引导,就是要特别强调“德”的基础性作用,也就是说“包容”“创新”“图强”都要在“德”的引领之下、统摄之中。 “包容”并不是良莠不分、鱼龙混杂、不识好歹,而是在明辨是非、去伪存真、取优汰劣的前提下去兼容并蓄;“创新”并不是逞奇立异、别出心裁甚或投机取巧,而是科学创新、合理创新,为社会进步而创新;“图强”并不是一味蛮干、恶性竞争、唯我独尊,而是在营造和谐、友好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环境中争取自己的强盛。

  就实际上的切身体会而言,“厚德、包容、创新、图强”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与现实生活的事实支撑,是从德州自身的历史文化积淀与人民群众生活实践中提炼的结果,而不是任何人的凭空臆想。德州是一个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的古老城市,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在几千年的时空之中,我们的祖先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劳作,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涌现了数不清的杰出历史人物,彰显了中华文明的“德”文化特征,也铸就了德州精神的文化根脉;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德州人民继承了先辈的历史文化传统,在民族解放、革命斗争与改革开放的现代历史进程中,艰苦奋斗、前赴后继,创造了不朽的业绩,凸显了创新与图强并举的时代精神。这里是龙山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和大禹治水的主战场,留有“禹疏九河”的佳话;这里是齐鲁、燕赵文化的交汇之处,也是儒家思想的重要传播地;这里是大运河流经的地方,历史上被称为“九达天衢,神京门户”;这里是八路军在山东开辟的最早抗日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做出过重要贡献;这里曾经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前沿,现在则作为中国未来的新能源之都而驰名世界。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是德州不能割裂的文化脉络,更是德州珍贵的资源和未来发展的底气;博大厚重的黄河文化与灵秀活脱的运河文化在此交汇,质朴内敛的齐鲁文化与慷慨豪放的燕赵文化在此融合,赋予了德州人淳朴、诚实、慷慨、仗义的文化品格。应该说,这些都是我们阐释德州精神的事实基础。

  如果说“厚德”与“包容”主要了代表了德州精神的历史文化传统,那么“创新”与“图强”则更多代表了德州精神的现代文化与未来引领的意义。它们之间互相结合、互为诠释,既承续德州精神的文化根脉,又彰显德州精神的人文个性;既契合德州精神的现实引领,又凝结德州精神的时代追求,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

  “厚德”一语出于《易经》。 《易经》有言:“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易”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也是中国人古老智慧的体现。追溯传统文化的每一条支脉,都可以寻找到“易”的踪迹。从《易经》开始,中华文化便奠定了“德”文化的传统。老子把自己的著作命名为“道德经”,特别突出了“德”文化的特色;孔子提倡以“仁”为本、以“德”为政的思想,确立了以儒家文化为主脉的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墨子强调 “兼爱”“尚义”的“德”文化理念,开创了立足草根、关爱民生的墨家精神;孟子提出 “富贵不淫” “威武不屈” “贫贱不移”的人格追求,树起了中国人以 “德”修身的文化标尺。德州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深受这些思想和精神的影响与熏陶。

  从“德”的释义上看,明显带有中华文明的特点,也就是具有农耕文化与家族文化而形成的文化属性。 “德”本意是道德、恩德。道德的“德”和得到“得”有相同的含义:第一层含义是恩德,即农耕所得与子孙繁衍,都应该感恩于自然、感恩于祖先。 “德”就是要把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处理得合适得当,使得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相处、皆有所得。第二层含义是行德,也就是“德”不仅仅只是理念、思想,而应成为实际的行动,成为支配人之行为的规范。 “德”字左边的“彳”,《说文解字》注解为“小步也”,就是行动、实施之意。古代“德”字也写作“惪”,就是直心而言、直心而为,所以古人说:“在心为德,施之为行。 ”作为个体的人,对德的认识或有得于己,就是“德”或“得”。由此看出,“德”文化不仅是思想的文化,更是实践的文化。而“厚德”的“厚”,也包含崇尚、积累、实践的意义。

  德州精神之所以首先强调“厚德”,主要便是着眼于对中华文明的继承与弘扬。因为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德”文化在德州这一区域有着极为突出的体现。德州是黄河冲积平原。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以她甘甜的乳汁养育了炎黄子孙,对炎黄子民而言,黄河就是有“德”。秦朝“更名河曰德水,以为水德之始。 ”此后,黄河下游河道虽屡经变迁,但一直没有脱离我们德州,汉代德州称“安德”、“广川”,隋唐德州称“长河”、“德州”,都与“德”、与黄河有直接联系。从汉代直到隋唐,今武城一带曾经有一个显赫的名门望族清河(郡)崔氏家族。东汉尚书令崔琰,北魏大臣崔宏、崔浩父子,北魏史学家崔鸿,唐代吏部尚书崔邠、刑部尚书崔郾、金吾卫大将军崔鄯等等皆出自崔门。历代崔氏位居宰相者多达23人。作为山东文化士族的代表,清河崔氏不仅崇尚儒学,诗书传家,而且“实心任职”,以德立身,是厚重博大的黄河文化在德州这片土地上刻印的重要历史烙印。

  在中华文明的长期影响与熏陶之下,祖祖辈辈的德州人形成了崇德、厚德的历史传统,“德”成为德州人心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撑与人格素质。可以说,德州是一片以“德”为名而又用“德”文化营造了自己精神家园的土地。从董仲舒的“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到东方朔的“洁其道而秽其迹,清其质而浊其文”;从赵苞的“舍孝取忠”,到祢衡的“击鼓骂曹”;从窦建德的奋起抗争,到颜真卿的奋戈抗叛;从葛守礼的“正色立朝”,到从卢荫溥的“专心职守”;从吕颐浩的勇于担当,到宋哲元的慷慨御侮;从时传祥的“宁可脏一人,换来万家净”,到孟祥斌的纵身一跃,舍己救人……体现的都是德州人以德为先的精神追求与品格特点。

  中国传统社会在结构方面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 “家国同构”,即家庭、家族与国家在组织结构方面具有共同性。家是小国,国是大家。在家庭、家族内,父家长的地位至尊,权力至大;在国内,君王的地位至尊,权力至大。因而,君主专制政权下的思想家们往往以“孝”拟“忠”,把孝亲与忠君统一起来。 《孝经》说:“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 “君子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 ”这里,事君之“忠”成为事亲之“孝”的自然延伸。但是,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在忠孝选择面前,常人之所以犹豫不决,在于私情的掩蔽。面临亲人生死、忠奸去留和国家危难,赵苞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我们深为趙苞母亲的大义而感念,更为趙苞这种 “乘方不忒,临义罔惑”,英勇壮烈,舍孝取忠的特立德行而动容。

  但是,毕竟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前进。我们今天把“厚德”定位为德州精神的一项内容,除了要继承先人品质、弘扬历史传统外,更要从建设一个现代化城市的立场出发,强调“厚德”的现代文化意义与价值。从现代文化的角度看,现代人的“德”与古代人的“德”有很大区别。古代人的“德”因受农耕文化和家族文化的制约,在一定程度上包含着人身依附、泯灭个性的性质,如程朱理学便出于维护传统道德的需要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的极端主张,这就有违人性、有违进步,与现代社会的人生追求和价值理念背道而驰。我们认为,现代的“德”应该具有现代文化的性质,适合于现代人生存与发展的需要,应该过滤出古代那些与社会发展、时代进步不相符合的东西。

  现代文化意义上的“德”,一是要吸收人类走入现代社会以来的道德思想与文化理念,如人道主义精神、民主主义思想、个性解放要求等,融汇被人类社会所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念与人生理想;二是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标准,强调社会主义道德的主导作用、核心因素,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德”文化。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是我们构建现代“德”文化的思想基础。按照这一思想,现代人的“德”应以人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为目标。 “人的发展”首先是自我人格的完善与个性的发展,其次是群体素质的提升与社会关系的改进。对一个人来说,现代“德”的涵义,“首先是爱自己,其次是爱他人”。爱自己,就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人来看待。作为一个人,要有自己的尊严,争取自己的权利,实现自己的价值;同样也要把别人当做一个人看待,承认别人应有的尊严、权利与价值,在这样的基础上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懂得尊重他人,是一个现代人应有的基本品格。所以阐释德州精神,应注意引进“德”的现代意义,让德州人都能成为自尊自爱、自立自强的人,能够成为全面发展的人。和谐社会最主要的特征应是人人自强、人人自立,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共同朝着一个更好的人生目标奋进。

  三、包容德州精神的人文个性 “包容”作为德州精神的重要元素,是德州历史文化传统的结晶。德州属于华北南端的黄河冲积平原,自古就有着西接中原、东靠齐鲁、北屏京津、南临吴越的地域优势,是多种文化的交流汇合之处。黄河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穿越崇山峻岭与幽壑深谷,破龙门而出,浩浩荡荡奔向中原大地。河水裹挟着黄土高原的大量泥沙,经过亿万年的冲刷淤积,形成了今天的华北平原。正是黄河母亲甘甜乳汁的滋养,才造就了德州是这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黄河文化是一种以农业为主体的包容型文化,具有内聚力和容纳性的显著特点,是中华早期文化的主要类型。正是黄河文化铸造了德州人包容的文化性格。

  相对于草原、山岳、海洋而言,平原河谷型自然环境更适宜于农耕。不仅如此,平坦宽阔的大平原,没有巨大的地理阻隔,易于人际交往,这是包容与融合环境的基础。世世代代的农耕生活,造就了德州黄河农耕文化的基本风貌,塑造了德州黄河农耕文化的人文特质。龙山文化时期,德州早期先民便在自己脚下这块松软肥沃的黄河冲积平原上开始了原始的农耕定居生活。春秋战国之际,德州地处齐鲁之邦、地近燕赵大地,处于齐鲁、燕赵两大文化圈交汇处,包容性文化的地缘成长环境更加具备,形成了对当时和后来具有深远影响的齐风鲁韵、燕魂赵魄地域文化特色。在春秋战国长达500多年的诸侯争霸战争中,今德州东南部属齐国,西北部属赵国。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齐、赵都把心腹重臣分封在这里,德州一直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时则成为各国会盟的“要津”,时则成为齐赵争夺的要地。

  隋唐以后尤其是元代之后,大运河全线贯通。大运河使得德州成为全国重要的漕运码头与商业都市。悠悠大运河滋养了德州的商业文明,也进一步造就了德州文化包容性与开放性的特征。如果说上古时期对德州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以黄河为主的农业文明的话,那么隋唐以致明清时期对德州影响最大就是以运河为主的商业文化。由于发达的运河航运,明清时期的德州,汇通南北,借力东西,步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当时德州是全国三十三大工商业城市之一,不仅为京杭大运河上的四大漕运仓储重地,而且是南北陆路重要的交通枢纽,因而有“九达天衢,神京门户”之誉。作为一条沟通南北的纽带,京杭大运河南通苏杭州,北达京津,在经济上实现了南北物资的交流,在文化上加强了南北文化的融通。由于汇纳了南北之长,德州得以在更大的空间上吸纳外来物资、人员、技术和思想观念,以致工商繁荣、客商云集、仓储丰富、交易繁盛,“四方百货,倍于往时”。更可贵的是,在运河文化的流动中,德州还开启了“外向型”大门,苏禄国王及其后裔于是在这种交流融通中落户到了德州,而德州人以包容而宽阔的胸怀接纳了这位外国国王和他的后裔。

  正是这样的地理位置与文化属性,造就了德州人 “包容”的文化性格。德州地域文化的包容性以及德州人的“包容”性格,既可有德州历史上丰富的文化遗产为证,也表现在德州现实中广泛的生活现象之中。

  董仲舒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人物,他的思想酝酿、形成在这片土地上,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当代著名学者、中国哲学史研究专家周桂钿先生曾把 “董仲舒与孔子、朱熹并列为中国历史上对全社会影响最大的三大思想家”。董仲舒思想的主要贡献为:一是把以往主要是解释人与人关系的儒家学说扩展为能够解释人与自然关系,为儒家学说建构了囊括自然、社会在内的宇宙图式,使得儒家学说从一般的伦理观、人生观上升为世界观;二是提出大一统的观念,主张以汉民族文化为主导建立文化上的民族统一体,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奠定了文化上的理论基础;三是提出“融汇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把儒家思想作为中华文化的核心思想,以此兼收并蓄其他思想流派的理论主张,确立了中华文化的统一思想体系与价值观念。董仲舒虽然师承儒家学说,但借助于德州多元文化的地域优势,广泛吸收借鉴了先秦以来各种不同学派如道家、名家、墨家、阴阳家以及方术之学等的思想资源,形成了兼容并包的思想构架。董仲舒可以说是德州“包容”精神的典型代表。

  一个地域的文化精神,一定会在这一地域人们的生活实际中有所体现,并转化为这一地域人们的文化个性。德州虽然地属齐鲁之地,但毗邻燕赵,历史上因交通便利,三晋文化、中原文化、江南文化、荆楚文化都曾对这里施以影响,佛教、伊斯兰教等外来宗教也很发达。这些都构成了德州“包容性”的多元文化特征。这种文化特征,深深影响了人们的社会生活,形成了德州人对生活、对人与人关系的态度。除了那些代表性的历史人物之外,现实生活中的德州人也处处表现出了“包容”的品格。很多外地人到德州,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德州人具有宽容、大度、温和的性格特点,容易与人相处,没有排外倾向。德州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也有很多少数民族进入德州,这些外来人群能够在较短时间内融入德州这片土地,与这里的人们融洽相处、安居乐业。在德州历史上很少发生宗教冲突、民族冲突。正如有的专家所言:“包容”展示了德州人以和为贵的品性之美,体现了德州作为一个多元文化汇聚之地海纳百川、和谐大度的开放气质。

  “创新”作为德州精神的重要元素,也可以上溯到《易经》所代表的传统文化源头。 《易经》中所阐发的“易”的理念便包含着“革故鼎新”的意思,强调“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创新思想。历史上德州人也有着创新的传统。成长于德州的董仲舒,上承孔子,下启朱熹,对儒学的发展起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继承、吸纳、融合了先秦儒家、墨家、法家和阴阳家等诸多学派思想,把各家各派中有利于统一集权、尊君爱民、安定社会的主张,以及关于社会发展变化的思想,根据时代的需要、君臣士民的希望,作了全面的总结和融合,从而形成了他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顺应了春秋战国以后百家思想的“合流”趋向,是学术思潮演变的必然结果,可谓封建时代兼收并蓄、“与时俱进”、勇于创新的典范。董仲舒的创新,主要不在于他对儒家思想“纵”的深度上,而在于他对儒家思想“横”的拓展上。这种拓展创新,在儒家文化的核心地带是难以想象的,而发生于处于边缘文化地带的德州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隋唐时期,窦建德不避危难、敢冒风险,在髙鸡泊高举义旗,为推翻隋炀帝起到了极为重要作用;孙袱伽刻苦攻读、锐意进取,成为唐朝正式开科取士以来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状元。明清时期,出现了田雯、谢重辉、冯廷櫆、卢见増等一批名重京师的重要诗人,他们在诗歌创作上以创新精神革除诗坛弊端,为德州文化增添了一抹亮色;韩世功老先生创建的“德州扒鸡”,作为中华美食的著名品牌,一直享誉全国;进入现代,则有邓广铭、荣孟源、齐思和、侯仁之等一批著名历史学家,王浩等著名科学家,以及国学大师任继愈。特别是在任继愈先生身上,创新精神体现得十分突出。任继愈学贯中西、享誉中外、德高望重,是名副其实的学术巨擘,并始终保持着宽厚、谦卑、平和、沉潜的德州人秉性。他一生勤奋治学,坚持真理,勇于创新,把传统贤人的风范转化为新时代的知识分子情操,把传统道德的忠孝转化为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其为人、为学堪称一面旗帜、一座山峰、一座灯塔。在喧嚷浮嚣的大潮中,他淡泊名利、甘于寂寞、勇于创新的品格和风范,愈加散发出陈酿的芬芳和人格的魅力。曾评价他为“凤毛麟角”。

  改革开放以来,德州人也有不少自己的创新之举。上个世纪80年代初,德州人民率先推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吹响了农业改革的时代号角。由于这一体制上的创新,德州农业出现了奇迹般的飞跃。1983年,德州农业总产值达40多亿元,人均交售皮棉50公斤、粮食500公斤。 1984年,德州棉花总产36万多吨,占山东棉花总产的1/3和全国的1/10,成为闻名全国的棉花大区,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德州农业的特色发展之路。

  德州是全国发展太阳能产业最早的城市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以皇明集团为代表的一批太阳能企业就开始了新能源的探索之路。 2005年以来,市委市政府实施了“太阳能发展战略”并取得了显著的经济、社会效益,成为“中国太阳城”和国家首批可再生能源建设示范城市。 2010年9月,第四届世界太阳城大会在德州召开,绿色、环保、低碳、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继2004年旧城改造与环境提升工程和2010年新湖风景区改造提升工程之后,2011年德州太阳能利用项目再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目前,太阳能光热利用、光伏电站建设快速推进,德州城镇以上规划区内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率达到50%,其中,中心城区达到95%,在改善城乡环境质量、提高城镇总体功能、创造良好人居环境方面做出了突出成绩。

  因此,“创新”既是历史赋予德州的文化品格,也是现代德州人应有的精神追求。随着人类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中国的迅猛崛起,“创新”在推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的社会进步方面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把“创新”作为德州精神的元素,主要强调的是它在促动德州人建设自己幸福家园这一伟大事业中的现实引领作用。我们需要用 “创新”来激发德州人以变革求发展的活力,营造德州求新求变、敢干敢冲的精神状态。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今天的“创新”已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革故鼎新”或“人无我有”,而更包含了创造与进步的涵义。作为现代文化意义上的“创新”,不是说“别人没有我有了”就是创新,“别人不敢干我敢干”就是创新。 “创新”首先要和进步联系在一起,要看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社会进步,能不能以新的东西切实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和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创新不是刻意标新立异,更不是不讲科学的独出心裁或投机取巧;创新一定要和科学精神联系在一起。现在我们所讲的科学发展观,是创新的基石与导向。有人说,“创新”精神代表着永不满足、善于纳新、敢闯新路和勇于攻坚。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必须同时要强调,“创新”一定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要真正体现出科学精神,否则就不是现代文化意义上的创新。

  五、图强德州精神的时代追求 “图强”既是中华文化的重要传统,也是从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的时代强音。 《易经》上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因此,求胜图强一直是我们民族的悠久传统。“图强”的精神在古代特别表现在对黄河的治理上。在有历史记载的两千多年中,黄河下游决口泛滥达1500多次,大改道26次,每次决口泛滥都给两岸地区造成重大损失,良田被淹,庄稼被毁,房屋倒塌,土地盐碱薄瘠,百姓流离失所。在与经年不绝的水患抗争中,德州人磨练了自强不息、奋发图强,重建家园的坚强意志和达观情怀。尧舜时期,面对洪水的威胁,大禹改用疏导的办法,疏通河道,挖渠导水,把洪水引入大海,最终治平了洪水。大禹先后开挖、疏浚了九条河道,其中徒骇、马颊、胡苏、钩盘、鬲津五河都在今德州境内。 “禹疏九河,其五在德”,说明德州是大禹治水的核心地区,是大禹文化与中华治水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大禹变“堵”为“疏”,不仅使中国古代治水理念发生了质的飞跃,也对历代统治者的治国理念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既是一种创新也是一种图强。

  特别是进入近代以来,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欺侮,中华民族陷入深重的民族危机,无数仁人志士为了拯救民族危亡和争取民族解放,浴血奋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努力,“救亡图强”更进一步形成了中国人的近现代文化传统。在近现代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中,也有德州人的努力、德州人的贡献。就在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开始不久,面对全面抗日的新形势,中国就派出干部到鲁北地区组织建立抗日根据地,成立了最早的边区领导机构中共冀鲁边区工委。1938年夏秋,八路军东进挺进纵队进入冀鲁边区,建立了山东最早的抗日根据地。德州人民在整个抗日战争过程中,在领导下,踊跃参加抗日斗争,使得德州地区成为整个民族解放斗争的前沿阵地,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全国解放后,德州曾一度有过许多快速发展的机遇,但因为种种主客观方面的原因没有很好地抓住这些历史机遇,使得德州与一些发达地区拉开了较大距离。但是德州人 “图强”、 “争胜”的精神却一直没有丧失,这种精神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促动下,焕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为德州的发展提供了动力源泉。近些年来,德州借助独特的交通区位优势,商贸、物流、仓储业发展迅速,先后被列入 “全省五大物流区域核心城市”和 “六大省级物流节点城市”;粮食连年增产,成为全国第一个 “亩产吨粮、总产过百亿斤”的地级市;相继建成锦绣川景区、长河公园、董子园景区、减河湿地风景区、运河风景区,对新湖风景区进行了提升改造,城市人居环境大为改善;主城带动、组团发展、城乡一体、统筹推进的新型城镇化格局初步形成, “合村建区”成为全省样板…… “十二五”期间,德州将以构建 “十大现代产业体系和三大新兴产业”为重点,以国家枢纽型经济示范区、现代农业示范区、新能源示范城市、现代物流基地、先进制造业基地、生态文明示范城市建设为目标,着力打造鲁西北冀东南区域经济文化高地,不断推进 “幸福德州”建设。

  从以上历史事实看,把“图强”作为德州精神的元素是十分必要的,它既有历史文化传统的支撑,又是德州走向现代化建设的精神需要。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城市,德州尤其需要一种“争胜”的志气、“图强”的精神。正如有的专家所指出的:“图强展示了德州以先为荣的志气之高,体现了不甘落后、争创一流的价值追求。从当前的角度来理解,是要争取由弱变强,完成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繁重任务;从长远的角度看,是要比强者更强,永远保持高点定位、争先创优的追求。 ”当然,“图强”还有更深一个层次的意义,这就是“图强”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以“图强”为动力完成“幸福德州”的建设大业。图强不是为了个人强、少数人强,而是大家一起强,走共同富裕、共同幸福的道路。从小处说,是我们德州人走向共同富裕、共同幸福;从大处说,是我们德州人和全国人民一起,中国人和整个人类一起,走向共同富裕、共同幸福。

  六、余论 美国学者斯图尔德(JulianH Steward)曾经把一个地区的文化精神称为 “由适应环境而产生的并代表同样整合程度的特征丛。”也就是说,城市精神往往是由数个彼此独立而又相互关联的因素共同构成的。由四词八字组成的“厚德、包容、创新、图强”的德州精神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或 “特征丛”,相互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渗透、相互推动的关系。这一德州精神是在德州历史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具有一脉相承的连续性,贯穿于德州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厚德、包容、开放、担当”的德州精神,不仅代表了德州的整体形象,而且必将引领德州的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