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x体育官网 > manbetx体育官网 >

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的价值意蕴与行动逻辑

  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应转变以往“越位”“错位”和“利益性”的方式,遵循定位、生成、文化的逻辑思路,逐步构建并形成自身的特色发展之路。

  正确合理的定位是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的出发点,也是其根基所在。由于定位不清和概念模糊,导致高职院校在特色发展过程中出现“越其位”现象,即偏离高等职业教育在教育体系中的位置,其一是忽视类型特色,将普通高等院校作为自身的发展目标;其二是将类型特色作为个体特色,不考虑自身现实情况盲目模仿示范性高职院校办学特色。结果既没有承担起本身的责任,又很难超越别人,某种程度上还破坏了教育系统的合理结构和正常运行,其个体的发展特色自然也难以生成。因此,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必须建立在正确定位以及对自身定位认同的基础上,也就是“安其所”。首先要扎根类型特色,明确高等职业教育的基本职能和任务,承担新时代赋予高等职业教育的历史使命,培养德技并重的大国工匠。习总书记明确指出,“职业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基础工程”,因而,密切联系社会经济发展,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型人才是最基本的目的。其次要转变思想,充分认识高等职业教育的本质价值和深远意义。对于高等职业教育的参与者、工作者和研究者来说,实质是转变从“高职低于本科”到“高职不同于本科”的认识和态度,其结果是让职业教育领域中的人获得认同、自信和活力,进而让整个社会对职业教育尊重、认可和赞赏。

  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在内、外部环境相互作用过程中生成,且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尽管很多高职院校认识到特色发展的重要性,但如何挖掘并发展自身特色落实到实践有其主体、环境和理论依据。以“大而全”为代表的错位特色,主要是指院校所制定的特色目标与其主体情况不适切或不匹配,比如某院校所处民族地区,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该地区高职院校没有结合区域特征着力发展民族产业和旅游相关专业,而热衷于建设当前热门的计算机、金融等专业,或者盲目拓展专业范围希冀综合性发展,这便是一种错位的特色追求,是一种逆境而为。如何找到适合自身的特色发展之道?最基本的方法便是“顺遂其生”,也就是“位育”之“育”。它包含三层含义:其一是顺应环境,结合外部环境、院校内在特点以及内外信息交互过程寻求特色的生发点。如南京职业技术学院(其前身是由黄炎培于1918年创建的中华职业学校)始终秉承黄炎培教育思想,在教学方法、课程内容等方面注重“做学合一”“手脑并用”,形成了自己的发展特色。其二是要发挥个体主动性,积极作用和影响外在环境,促进各主体的和谐共生以及系统环境的相宜相生。如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在国家“中国制造2025”和深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背景下,依托珠三角经济和产业发展,以创新创业教育为特色,建立了深圳中小微企业技术研发中心、技术技能人才创新创业教育中心等,为深圳经济、产业、教育融合发展作出了极大贡献。其三,特色是一个动态调整和缓慢变化的过程,是院校主体与外部环境相互作用、相生相宜的过程。社会经济的发展、主体结构的调整等都会影响特色的生成与发展,因而要依据时代和环境变迁对院校特色进行相应地调整和完善。

  特色既是个性化的外在体现,也是独特性的内在核心。为了高职院校评估或招生优势而建设的院校特色,是一种基于利益诉求的暂时性投入,这样的特色不是结合内外部现实情况逐步挖掘和提炼出来的,也很难真正内化到院校发展的方方面面,特色发展的结果往往半路“夭折”。与表面化的“利益性”诉求不同,特色发展的“文化性”是个体价值意义的内在需求,能够使高职院校成为融合物化形态和理念价值的不同于他者的文化实体。从“利益性”到“文化性”的转变就是要从根本上认识特色的价值意义,改变追求经济收益的发展思路,以特色发展作为涵养院校文化性的养料,将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逐步内化为院校本体的文化标志和属性,进而强化院校内部师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实现院校师生的本校认同。有了文化性和自我认同,一所高职院校还需要与他者进行平等的对话交流,在对话交流中既要汲取他者的优点,也要保持自身的独特性,正如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所言,“每种文化都是与其他文化交流以自养。但它应当在交流中加以某种抵抗,如果没有这种抵抗,那么很快它就不再有属于它的东西可以交流”。这样,不但职业教育领域能够保持多样性和活力性,整个教育系统亦是一个和谐共生的开放性生态系统。

  总之,在推进“双一流”建设和“双高”计划过程中,特色发展是建设高水平高职院校的必然路向。全面把握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的内涵与生成、明确特色发展的行动逻辑是实践推进的前提和基础。特色是一个哲学命题,中和位育为我们理解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提供了新的视角。中和位育视阈下的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不仅是一种独特、优于他者的特质,还是一种定位价值、一种文化认同,是内、外部环境的相宜相生。这就要求高水平高职院校在特色发展过程中转变思路,在认同高等职业教育定位和意义的基础上,顺应外部环境、内在条件和信息交互等现实境况,提炼并培育适切性特色基因,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内化成为院校的文化属性;进而提升高职院校质量与内涵,推动高水平高职院校的发展和高等职业教育质量的不断提升。

  [1]周建松.高水平高职院校建设的理念与思路研究[J].职教论坛,2018(1):6-10.

  [3]赵居礼,龚小涛,贺建锋,等.高水平高职院校建设内涵解析[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7(25):46-50.

  [4]徐国庆.高水平高职院校的范型及其建设路径[J].中国高教研究,2018(12):93-97.

  [6]潘懋元,王琪.从高等教育分类看我国特色型大学发展[J].中国高等教育,2010(5):6-8.

  [7]桑玉军.办学特色:地方工程应用型高校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5(4):149-153.

  [8]周江林.高职院校特色发展模式:从政府主导到学校自律[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1,13(11):93-96.

  [15]刘静佳,韦明体.比较优势理论视角下的旅游类高职院校特色建设研究[J].思想战线]孙兆扬.基于优势富集效应的地方高校特色办学[J].高校教育管理,2012,6(2):31-35.

  [17]汤润千.潘光旦与“中和位育”[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0(3):44-51.

  [18]张诗亚.发展民族特色职业教育促进民族共生教育体系建立[J].民族教育研究,2013(1):5-9.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行为差异化内在机理研究”(编号:14BGL209),主持人:潘海生。

上一篇:基金定投的两个高阶玩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