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x体育官网 > manbetx官方网页版 >

是次死亡交叉隐藏的其它讯息

  月29日,恒生指数50天线个「终极死亡交叉」讯号,观乎是次发出讯号时50天线天线比率(长线市宽),都达到一些门坎要求,意味今次恒指发出的是「真死亡交叉」机会较高(惟确信程度较去年7月确认为「真死亡交叉」讯号稍低),即由发出讯号当天收市价(25703点)起计,恒指往后的最大跌幅将「不少于」一成,或回落至约23000点或以下的位置(详见8月30日及9月2日「信析」)。

  其实,是次「真死亡交叉」讯号,还有隐藏一些讯息值得讨论。今次我们探讨其中两点,并将跟进估波指标(Coppock indicator)的情况。

  首先,这次超卖反弹目标方面,正如之前分析指出,「终极死亡交叉」是一个颇滞后的讯号,所以,恒指出现「真死亡交叉」后,往往都会出现一轮超卖反弹的走势,随后才重拾跌势。踏入9月后,恒生指数迄今的走势似乎与惯常剧情发展颇为吻合。

  观乎历年13次「真死亡交叉」【表】,在约首50个交易日出现的超卖反弹中,恒指可成功回测50天线次。换言之,发出「真死亡交叉」讯号后,恒指有很大机率回测50天线。

  事实上,九月11日恒指已成功收复50天线天线点)位置,还是走着瞧,从历史纪录角度看,相信机会存在,尤其现水平与250天线点。

  其次,港股正处于「复合熊市」。正如以往分析指出,股市若然进入熊市,恒指必会发出「真死亡交叉」讯号,惟注意并不是反之亦然。

  换言之,若然8月29日发出的一如笔者推测属于「真死亡交叉」,意味港股再度进入熊市。注意是次熊市起步点(或相当于前牛市顶位)为2019年4月15日的30280点(即恒指出现「线周高位)。

  说来也奇怪,由于牛市高位与上次牛市顶相隔的时间,一般都介乎3至4年,这与基钦经济短周期循环(Kitchin Cycle)时间上颇为吻合。

  然而,是次相隔出现的时间只有1.2年而已;除非8月29日出现的最终证实不是「真死亡交叉」,否则,这将是牛市高位与上次牛市顶(或熊市与上次熊市起步点)相隔最短的时间【图1】。

  从历史角度看,出现类似的情况要数至2000年3月和2002年5月的熊市。当时,笔者相信这是「复合熊市」的表现,即2002年的熊市是2000年熊市的延续。

  换言之,恒指于去年1月底开始步入熊市至去年10月底结束,随后出现近6000点的反弹;惟再转反复回落,并且在上月又发出「真死亡交叉」讯号(暂假设如此),确认港股进入另一轮的熊市周期中。

  今年4月起始的熊市,很可能是去年1月开始熊市的延续(即之前的熊市尚未跌够)。相信恒指稍后跌穿早前熊市低位24540点没有太大悬念;至于是次熊市低位将回落至什么水平,留待稍后探讨。

  恒生指数于今年6月底发出历年第12个、且以往纪录十分可靠的买入讯号(详见7月4日本栏),当时笔者指出,尽管当时(目前亦如此)宏观经济(进而企业盈利)前景并不乐观,发出中长线买入讯号可说颇为诡异,惟这技术指标始终有甚高准绳度,故有一定参考价值,可考虑跟进,只要严守策略止蚀便可。

  结果,恒生指数(港股)踏入7月下旬走势再度辗转下滑,8月15日曾低见24899点,与今年初低位只差数点子,这也直接令上月底估波指标在零水平之下爬升期间再次掉头回落,即确认属「误鸣」。

  这是1970年以来,恒指合共发出12个该买入讯号中第二次出现误鸣情况【图2】,上一次则是2002年。以8月底收市价作出止蚀计算,是次估波指针买入讯号后录得9.9%的亏损。

  回望是次估波指标「误鸣」,不难发现这与2002年的一次有若干雷同的地方,就是两者都是受到非股市相关的因素冲击,进而令股市再度转弱。

  具体而言,2002年至2003年误鸣的导因,相信与出现沙士疫情有关;而是次误鸣,或多或少受到香港抗争活动所影响。

  无论如何,汲取过去两次「误鸣」的经验,如何在恒指估波指标再发出入市讯号时,降低风险呢?在发出讯号时,或可留意以下3个情况,包括:

  二、发出估波指针买入讯号时,可留意MACD指标是否同样处于零水平以下【图3】。历次恒指估波指针发出买入讯号时,恒指MACD指标多处于零水平以下(但不是所有都如此),意味大市已经历一段较长时间的回落,出现中长线见底回升的机会相对较高。而是次恒指于6月底发出入市讯号时,当时的MACD指标正正仍是处于零水平之上。

  三、发出入市讯号时,可留意估波指标的斜率(slope),若然斜率偏平,即意味指标见底回升改善的程度较慢,属「误鸣」的机会便相对较高。事实上,2002年和今年「误鸣」讯号发出时,估波指标按月倾率都是少于1。

  当然,投资者应用这中长线技术指标时,还是要做好风险管理的工作,即每当估波指标确认误鸣时(即待每月最后一个交易日后才可确认)作出止蚀,相信当中牵涉的风险还是可控的。(吕梓毅 / 沿图论势)